李鱼刚刚露出的一丝喜色登时僵在脸上他没想到

分享到:
不怕与人厮杀,就怕这种连对手都不知道藏在哪里,手段更是防不胜防的刺客。
 
    门口看客们眼见庞妈妈仰面倒在地上,满嘴白沫儿,两眼瞪得大大的,一张胖脸乌青色,登时惊叫起来。再见荆言也随之毙命,就像大堂上发生了瘟疫似的,发一声喊,“呼
 
啦”一下,转身就逃。
 
    墨白焰第三枚毒针已经出手,眼见如此一幕,根本来不及多想,急忙抬手,以袖掩头,跟着大叫道:“有刺客,杀了人啦!”脚下片刻不停,跟着那班各衙各府派来扮作看客
 
的耳目一起向外逃去。
 
    李鱼紧张地四下观瞧,“看客们”正往外逃,大堂上的衙役们端着水火棍,战战兢兢地护在任怨任大老爷前面,院子里那些官兵一个个按着兵器,同样是疑神疑鬼的一副模样
 
 
    李鱼突然醒悟过来,猛地弹身而起,道:“哎呀!糟了!刺客一定就混在那些看客当中,快把他们抓回来!”
 
    荆王一听这话,认为已经安全了,登时愤怒地站了起来,大声咆哮道:“何人大胆,竟敢行刺本王!把他们给我抓回来!”
 
    原本缩头躲在衙役背后的任太守也急忙跳出来表忠心,急急抢到荆王旁边,一脸关切地道:“王爷,您没事儿吧?”
 
    任太守话犹未了,那个原本提笔在一旁笔录的书记突然直挺挺地倒了下去,脑袋砸在书案上,将墨盒震得跳起,倒扣在他脸上,墨汁洒了一脸。
 
    李元则怪叫一声:“刺客还在!”
 
    李元则也不用人教,立即迅速地再度趴向地面,待他趴下,就见任太守已经四肢着地,稳稳地趴在那儿,正仰脸儿看他,不禁唬了一跳:“本王一个练过武艺的年轻人,还不
 
及这老家伙痴肥笨拙的身子敏捷!”
 
    这一回,不只任太守、荆王爷和李鱼,就连那些衙役差官们,眼见书记惨死,也都弃了水火棍,一个个学着老爷们的模样趴了一地。太守府的大堂上,仿佛爬满了一群癞蛤蟆
 
 
    混在“看客”中间向外逃的墨白焰远远回头一看,情知又未得手,不禁心中恨恨,但转念一想,突然一股寒意又袭上心头,脚下步伐变得更快了。
 
    李鱼以极难看的姿势趴在一群癞蛤蟆中间,不以为耻,反而向华姑拼命地招手:“华姑,趴下!快趴下!危险啊!”
 
    华姑紧紧扯着李伯皓和李仲轩的衣襟,撇嘴道:“人家才不要,那样子好难看呀!”
 
    众人趴在大堂上,四肢屈起,随时准备跃身避险,脑袋左顾右盼,寻找刺客藏身之地,其形其状,当真似蛙儿一群。
 
    他们苦苦捱了一盏茶功夫,荆王殿下才省起来招呼院子里那些官兵上前保护,这才免了继续趴在地上学青蛙之苦。
 
    墨白焰趁着混乱匆匆离开太守府,穿街走巷,以防有人追踪。待他回到都督府时,已然将伪装尽数除去。
 
    墨白焰回到客舍独院儿,杨千叶一脸怔忡地正望着池塘中半枯的荷叶发怔。
 
    墨白焰急急走过去,对杨千叶微微欠身,道:“殿下,老奴回来了!”
 
    杨千叶听到他的声音,肩头倏地绷紧了。她没有回头,只是默默地望着那半枯的荷叶,幽幽一叹,道:“墨师辛苦了!”
 
    杨千叶头都没回,沉默地向前走开,脚下显得异常沉重。
 
    墨白焰急步追了上去:“殿下!李鱼没有死!”
 
    杨千叶一阵风儿似的转过来,双眼发亮: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
 
    墨白焰紧张地四下看看,对杨千叶道:“殿下!李鱼此人,不能杀!不可杀!杀不得呀!”
 
    杨千叶呆住了:“哈?”
 
    墨白焰眼中露出一抹莫名的敬畏:“殿下,老奴敢保证,那李鱼绝对没有察觉到老奴的杀意!可是,老奴三枚见血封喉的毒针,全都被他阴差阳错地避了过去!绝不可能的事
 
,它却发生了。这是什么?这是天意呀!”
 
    杨千叶:“哈?”
 
    墨白焰顿足道:“殿下,你还不明白么?此人有大气运加身,乃上天庇佑之人。如今想来,他小小年纪,便学得一身神通!没准儿真是天上的星宿下凡也说不定。
 
    殿下,您思谋复国,正需得天之助!又怎可做出触怒上天之事?此等人,能交好就交好,不能交好就敬而远之,不宜得罪啊!虽然,他曾无礼于殿下,但……还请殿下忍辱负
 
重哇!”
 
    杨千叶脸上的神气变得无比古怪,她嘴角牵动了两下,轻轻点头道:“既如此,那……那我就忍辱负重吧!”
 
    墨白焰又是惭愧又是感动,道:“殿下深明大义,真是我大隋之福啊!”
 
 第105章 意外之外
 
    荆王把那一旅之师的大头兵唤进来,堂内堂外,上上下下全都翻遍了,又团团护住了他,这才敢站起来,没好气地道:“本王怎地遇到了这样的事?不是说武都督治下已经太
 
平了吗?匪患依旧横行嘛!”
 
    任太守趁机低声进谗言道:“武士彟这是报喜不报忧罢了,王爷您可得在皇帝面前参他一本!”
 
    正耳语着,堂下人拖着苏良生进了大厅。
 
    苏良生之前挨了十六板子,未等打完就闹出了刺客事件,那些执刑的衙役哗啦一下散去,都躲了起来,丢下他一个人绑在刑凳上捱着,直到风平浪静,这才回来,草草打完剩
 
下的四板,把他从刑凳上解了下来。
 
    苏良生嘴里依旧被塞着一团破布,二目圆睁,后股糜烂,痛苦不堪。两个衙役架着他,在一个班头儿的引领下来到任怨面前,那班头儿点头哈腰地道:“老爷,此人已行刑完
 
毙,您看该如何处置?”
 
    任怨不耐烦地摆摆手道:“且押入大牢,没看本官正忙着吗?”
 
    二人说话间,苏良生舌头用力.一顶,口中本已濡湿了的一团破布竟然被他顶了出来。苏良生呼哧呼哧喘了几口大气,大叫道:“太守老爷,你……噗!”
 
    苏良生气怒交叫,忍不住就想质问任怨为何说话不算数,可他才只说了半句,突然气血一逆,一口血雾喷了出去,把任怨和荆王喷了个满面血红。
 
    荆王殿下现在是一只惊弓之鸟,陡见一团血雾当面喷来,骇得他急忙一闭眼睛,大叫道:“抓刺客!”说着飞起一脚,正踹中苏良生的小腹,将他硬生生踢出六尺,重重地摔
 
在地上。
 
    荆王一抹脸,惊慌叫道:“快找郎中,本王中毒了!”
 
    任怨也抹了把脸,跟个小鬼儿似的站在他旁边,哭笑不得地道:“王爷莫慌,那是一个受刑的犯人,不是刺客!”
 
    荆王一听,这才放下心来,转而恼羞成怒,指着仰面趴在地上的苏良生骂道:“好狗才!竟敢对本王无礼,给我活活打死了他!”
 
    一个侍卫抢上去,但见苏良生仰面躺着,两眼直勾勾的,伸手一探他的颈部,扭头禀报道:“王爷,这狗材已经死了!”
 
    荆王一听喜出望外,惊诧道:“本王一脚之威,竟有这般厉害么?”
 
    其实苏良生方才受刑时被衙役做了手脚,五腑六脏都震荡成了重伤,所以一句话没说完就吐了血,本来就是活不了的人了,荆王这一脚只是加速了这个过程而已。
 
    任怨打蛇随棍上,立即翘起大拇指道:“王爷当真好身手,下官佩服之至。”
 
    荆王李元则仰面大笑三声:“哈哈哈……”
 
    突又笑声一收,指着苏良生的尸体道:“本王一脚踢死了这狗杀材,没问题吧?”
 
    任怨淡淡地瞟了苏良生的尸体一眼,道:“王爷勿忧,这贱生子儿伙同他人设计,意图买良为婢,下官本就要严惩于他的,此人不过是青楼里一个王八,命比狗还贱,死就死
 
了,谁会在意!”
 
    任怨挥了挥衣袖,吩咐衙役道:“来啊!把他一领席子卷了,拖去乱葬岗喂野狗吧!”
 
    衙役们听了,上前拽起苏良生的头发,就像拖一团垃圾般向大堂外拖去。
 
    任怨扭头看到庞妈妈死不瞑目的模样,心中暗喜:“这刺客杀得好哇,庞氏已死,我看他武士彟还能做什么文章!”
 
    任怨吩咐道:“这庞氏与荆言的尸体,就交予他们家人安葬吧!”
 
    任怨强捺着喜意,转头又对李元则道:“王爷一脸血污,着实不雅,快请到后堂净面!”
 
    李元则点头,被任怨引着向后堂走,侍卫们自然是前呼后拥,小心戒备着。李鱼眼见如此一幕,不禁暗喜,这枝节一生,想必任怨也就没心思理会吉祥的事了,不如早早回去
 
,看看还有什么办法可想。
 
    他刚想到这里,就见一个衙役匆匆进来,此人大概是刚刚回府,还不知道府上发生了什么,一脸疑惑地左顾右盼,看到正要转身离去的任怨,这才抢上两步,抱拳道:“大老
 
爷,小的已经把判决告诉了妙策,让他到都督府去领人了!”
 
    “什么?”
 
    李鱼刚刚露出的一丝喜色登时僵在脸上,他没想到任怨竟然用上了暗度陈仓之计,说是唤那妙策上堂,原来却只是为了留住自己。李鱼心中一急,转身就往外走。
 
    李仲轩和李伯皓还护着华姑站在那儿,衙役与任怨的一番对答也听在了他们耳中,当然明白李鱼为何着急,马上就跟了上去。
 
    任怨望着李鱼的背影阴阴一笑,心中暗笑:“老夫早已做了排,你现在回去,为时已晚啦!跟我斗,嘿嘿,小子,你还嫩着点儿!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转身之际,上下瞟他两眼,暗暗啐了一口:“待老子起兵造反之际,就拿你这老贼祭旗,也算替天行道了!”
 
    任怨只管扶着荆王往后堂走。荆王是个不足三十岁的年轻人,被他搀着,倒似儿子搀着自家老太爷一般。
 
    李元则脸上血迹渐干,绷紧了面皮颇不舒服,忍不住抱怨道:“本王兴冲冲而来,怎么竟会遇上这样的晦气事,真是……,你可得给本王压压惊啊!”
 
    任怨赶紧道:“是是是!待净面洗漱之后,下官备一席美酒,给王爷压惊。”
 
    荆王捂着心口道:“美酒?暖胃不暖心呐!还是叫个可意儿的姑娘来,安慰安慰本王吧!”
 
    ************
 
    都督府客舍里,杨千叶缓步行于林中。原本只觉秋荷半枯,秋叶半凋,一片萧索。这时却觉秋水也清,秋宇也澄,风清气爽,心旷神怡,走起路来都轻快了许多。
 
    墨白焰看在眼里,老怀大慰。从小到大,对殿下的苦心培养真是没白费啊,墨白焰不由得欠身赞道:“老奴本还担心殿下不悦,今见公主,云淡风轻,当真是拿得起、放得下
 
,巾帼不让须眉呀!”
 
    “啊?哦!”
 

欢迎转载搜狗彩票网-搜狗彩票网杀号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搜狗彩票网-搜狗彩票网杀号 » 李鱼刚刚露出的一丝喜色登时僵在脸上他没想到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