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是李林还是来了为定这到底是不是陷这话说倒

分享到:
  “诺!”只见领头那人抱抱拳,忽然从怀中取出一份书信,低声说道:“都督,此事一一写在这封信上,都督一看便知!”
 
    蔡瑁望了一眼三弟蔡和,蔡和会意,上前接过书信粗粗一看,却见信封之上,并无任何注明,心下暗感奇怪,不过倒也没怎么在意,转身将信交与了其兄。那三人见信件已在蔡瑁手中,当即告辞。见此些人好似有些急迫,蔡瑁心中很是诧异,挥挥手允了他们,一面叫他们退下,一面拆信。
 
    撕开封口,抽出其中书信,蔡瑁仅是粗粗看了几眼,眼中却充斥着疑惑之色,然而看着看着,他好似忽然想到了什么,面色猝然一变,疾呼说道:“三弟。速速叫帐外众将入内!”
 
    “嗯?”蔡和愣了愣,一脸不解说道:“究竟是何人来信,叫大哥如此?”
 
    “休要问,速去!”蔡瑁一声重喝。见蔡瑁发怒,蔡和不敢耽搁。耸即奔出帐外,请留在帐外的诸将入内。待那些将领一脸不解走入帐内时,蔡瑁当即将书信传示众人,他隐隐感觉,自己似乎是遭人算计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前后不过是半盏茶光景,蔡瑁等人忽然听到营中一阵喧哗,蔡和一愣之下,走出帐外问巡逻士卒道:“营中何事喧哗?”
 
    “好似是太史慈将军抓获了几名江东细作!”
 
    蔡和仍为转过弯来,正欲再问,忽然身后传来一声问话“如何知晓是江东细作?”原来是蔡瑁隐隐感觉不安,追出帐来。
 
    “那三人好似被太史慈将军围住,自知难以逃命,服毒自尽了,太史慈将军从三人身上拨出利刃三把,上面刻着周亲卫三字……这个,小的也是方才听人说的,都督若要问个究竟,不如去问太史慈将军!”那人不甚肯定回道。
 
    “糟了!”蔡瑁面色青白交加,挥挥手叫那队士卒继续巡逻,自己则归了帐中,而帐中众将见蔡瑁脸色不佳,不明究竟,欲起身告退,却被蔡瑁喊住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诸位莫走,待下还有劳诸位为蔡某做个见证!”
 
    “见证?”众将一阵面面相觑。
 
    “是!见证!”蔡瑁随手将那封书信放置在案上显眼处,复身坐下,头上不禁渗出了豆大汗珠。若是自己没料错的话,这恐怕跟自己估计的没错了!
 
    估摸一盏茶工夫,帐内寂静一片,忽然,帐外稍稍起了些许骚动,忽然人唤道:“见过主公!”
 
    主公?蔡瑁心中一惊,当即起身,奔至帐口,眼角瞥见一大帮人气势汹汹而来,看到为首那人,蔡瑁连忙喊道:“末将蔡瑁,见过主公!”
 
    来人,果然是李林无疑,坐在轮椅之上嘴上露出淡淡的笑容,听闻蔡瑁呼唤,笑着说道:“你岂知我欲至耶?”
 
    不明白此刻李林是何等心思,蔡瑁自然不敢胡乱回话,偷偷一瞥李林的表情,心中更是纳闷,自己估计的到底……对不对啊?平稳了一下心神,蔡瑁勉强说道:“哪里,末将也是听闻帐外之声,这才知晓,主公请!”
 
    “嗯!”李林点点头,夏侯霸立即推着李林的轮椅进了大帐,待见到帐内众将,李林眼中疑色一闪而逝。
 
    “末将等见过主公!”帐内众将抱拳一礼。
 
    “不必多礼”李林笑了笑,蔡瑁的大帐跟李林的不一样,因为李林行动不方便的关系,所以李林的打仗的主位的台子上又一个斜坡,专门是给李林的轮椅用的。
 
    “嘿!”就看李林双臂大礼,一推自己两边的副手,从轮椅上站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主公!”一旁的众将士一愣。
 
    “呵呵!”李林笑了两声,道:“华老只是跟我说不要过多的活动,我又不是残废了!你们怎么都是这幅表情啊!”
 
    “是是!”众人连连点头,而李林站起来扭了扭腰,心说“已经不那么疼了,看来华老头的药还有点用!”想着,李林慢慢的迈开步子,走到了蔡瑁大帐中的主位上,缓慢的做了下来,一旁众将士都在那里愣愣的站着看着李林的动作。
 
    李林随意的摆摆手说道:“你们都坐下吧!我也是闲来无事,欲与蔡将军商议一下!”正说着,李林忽然瞥到摆在案上的那份书信,眼神一眯,复抬头笑着说道:“怎得,诸位俱在此处?”
 
    “是这样的,主公!”蔡瑁疾步走来。抱拳说道:“今日被周瑜用计胜了一仗,是故末将等在此商议,想想有何妙策,可以对付江东水军!”
 
    “哦!看来蔡瑁将军也是有心啊!”李林不置褒贬笑了一笑,淡淡说道:“那么,可是商议出什么来?”
 
    当即蔡瑁脸上露出几分尴尬,讪讪说道:“这个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好似压根就没有听蔡瑁的话,对站在帐口的庞统、程昱、徐庶几人招招手,笑着说道:“来来来!你们都过来坐坐,且听听我诸位水军将领意见!”
 
    “诺!”几人过来纷纷坐下。
 
    环视帐内众人,李林哈哈一笑。忽然收敛笑意,望着蔡瑁正色说道:“德佳,方才子义在营中抓获三名江东细作,营中有士卒说此三人……可是从你帐中出去的啊!”
 
    果然是!蔡瑁心下一惊,浑身不由自主的一抖,急忙抱拳说道:“启禀主公,此三人末将不识。原先还以为是我蔡家中人,没想到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没想到却是江东细作是吧?他们到你帐内,所谓何事?”李林淡淡一笑,随口说道,压根连怀疑蔡瑁的语气都没有,但是李林那样似有似无的表情可是更加让蔡瑁胆战心惊。
 
    看着吓得要死的蔡瑁,李林咧嘴一笑,挥挥手道:“没事!别紧张,我给你解释的时间,你慢慢说!”
 
    蔡瑁一听,倒是定下了心神,微微思索一下,总结一下语言,抱拳恭敬的对李林说道:“启禀主公,那三人为送信而来,便是摆在案上的那一封!”
 
    “哦?”李林伸手取过那封信。粗粗一看,眉头一皱,哂笑说道:“何人送信与你,竟是如此粗心大意。送了一份草稿来?”
 
    “启禀主公!”蔡瑁抱拳一礼,正色说道:“此信末将不曾删改一处。此事,帐内众人可做凭证!”阵来叉圾。
 
    似乎是明白了蔡瑁方才那句“待会还劳诸位将军为蔡某做个见证!”的含义,众将纷纷说道:“主公,此事十真万确,我等虽出账外,却不过半盏茶光景,蔡将军便请我等入账,将此信传示,同时亦要我等观信中墨迹,显然不是方才经手修改的,望主公明鉴!”
 
    “哦?竟然此事?”李林抬头望了一眼蔡瑁,看着蔡瑁的样子,心中倒是给蔡瑁暗暗赞了一句,这小子,有心眼做得好!
 
    李林一听到这三个江东细作只从蔡瑁那里出来的时候,就知道,“蒋干盗书不成,看来周瑜还是没有放过这蔡瑁啊!”
 
    虽然知道这是周瑜在陷害蔡瑁,毕竟自己麾下如今赵虎的水军已经折在了东线,自己的指望就剩下这蔡瑁了,周瑜想要出了蔡瑁很是正确,永泽航陷害的方法也是最为奏效的了,可是周瑜这一下款可是太小看他李林,被说李林知道这样的计策,就算是不知道,一旁的庞统,徐庶他们,那个眼神已经明白这是周瑜的陷害了…………
 
 第三百六十二章 将计就计
 
    虽然明知道是周瑜的陷害,但是李林还是来了,为啥,因为他也不敢断定这到底是不是陷害,这话说倒是有点矛盾了,知道是陷害,但是还不敢断定是陷害,不是说李林依旧怀疑蔡瑁但是如今历史已经改变了这么多,保不齐这蔡瑁就真的通敌了,所以李林还是要亲自前来,确定心中所想…………
 
    然而,来到这蔡瑁大帐之中,一看蔡瑁的样子,看来是已经知道自己中了周瑜的栽赃了,他在李林面前紧张的样子恰恰证明了蔡瑁真的跟周瑜没关系,要不然那这蔡瑁之上可真是抬高了。
 
    看着李林的笑容,蔡瑁暗暗松了口气,可是就在这时,忽然帐口传来一声冷笑,道:“你等俱是蔡瑁麾下心腹,谁知道你等是否是故意包庇呢?”
 
    蔡瑁猛然回头,却见蒯越站在那处,冷笑不已,蔡瑁立即大怒,指着蒯越道:“异度!你……”面的蒯越的落井下石,蔡瑁确实很是愤怒,当然了,他也立即明白,蒯越这是在报复,报复自己自打李林前来襄阳之后,直接把蒯越撇在一边先跟李林搞好关系,若不是李林明智,直接给蒯越抛出了橄榄枝,说不定如今的蒯越还是闲置在家呢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主公明鉴,大哥对主公极为忠心啊!”
 
    “主公,我等若有一句妄言,天地不容!”
 
    “主公明鉴啊!”
 
    被蒯越那么一说,蔡中、蔡和与帐内众将急了,都是荆州之人,两方肯定竞争激烈,听到蒯越的报复之言,蔡瑁麾下众亲信纷纷开口辩解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!”李林哈哈一笑,哂笑说道:“俱是我李林麾下统兵大将,大呼小叫,成何体统?此事我知了,除德珪以外,你等且退下!”
 
    “这……主公!”

欢迎转载搜狗彩票网-搜狗彩票网杀号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搜狗彩票网-搜狗彩票网杀号 » 但是李林还是来了为定这到底是不是陷这话说倒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