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是只要是在这里生活的,哪一个不想摆脱这样

分享到:
这个时候,刘和忽然走了过来,笑道:“哦!来,贤弟,满饮此杯!”也不知道刘和是开心大发了,还是喝大了,反正是脸色通红,满是醉态,也不知道看没看到一旁的张燕,上来就直接对这李林举杯。
 
    刘真赶紧再一次满上李林的酒杯,李林对着刘和含糊的点点头,道:“嗯嗯,喝喝!”跟刘和喝完了酒,李林再想找张燕,却看不见张燕的影子了,李林眉头微皱,疑惑的低估了一句,道:“刚才……他张燕说啥玩应了?”
 
    则会大殿之中可是一派祥和,热闹非凡,纵然君臣有别,但是刘和可是表现的很是亲切,一概往日暴虐的形象,李林先前告退,不应该是告退,而是被众人猛攻之下,败下阵来,被刘真和方方扶着回了自己的寝宫。
 
    将李林放在床上,刘真缓缓将李林的官帽脱下,随即是鞋子,正要脱下李林的衣服的时候,在一旁的方方忽然道:“好了,这里不用你了,一切有我!”
 
    刘真赶紧说道:“婢女乃是大王派来服侍辽侯的,今夜,今夜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方方一摆手,道:“辽侯这个样子,无需女子侍寝!你快快下去吧!”
 
    刘真又为为难,看了一眼躺在榻上的已经沉醉不醒的李林,点点头,对方方道:“是!”随即便缓缓而去,而方方并没有动作,而是一直看着刘真离开。
 
    “你小子这是在破坏我的好事啊,不会是家中几位夫人特意吩咐的吧!”忽然一声传来,方方并没有什么惊讶的举动,一回头,榻上的李林已经睁开了眼睛,很是不快的看着方方,对于方方将刘真这个大美人打发走了表现出很是不悦。
 
    方方拱手道:“家中几位夫人并没有吩咐属下!”
 
    “嗯!”李林哼了一声,对此表示理所当然,慢慢起身,自己就解开了这身上宽袍大袖的朝服,一边对方方说道:“给我那些水来!”
 
    李林说话十分清晰,神智但若干也是清明的,更刚才身体瘫软,迷糊的不省人事的样子截然不同,李林当然是在装醉,大殿里面的气氛李林当然不喜欢了,没有一个是自己人,怎么会喝的开心,赶紧装醉撤回来是最好的,省的自己不舒服,其他人看见自己也不舒服…………
 
 第二十三章 刘真的身份
 
    扭了扭身子,没有这宽袍大袖的束缚,李林可是轻松多了,伸手接过来方方递过来的一碗水,李林直接喝了一大口,酒后这个嘴就是干,晃了晃脖子,看了一眼方方,随即缓缓说道:“你对这个刘真有些怀疑?”
 
    方方微微一点头,一边盘算,一边说道:“气息悠长,步伐稳健,行事更是不像是一个普通的婢女,末将敢断定,此女一定练过武!”
 
    李林又喝了一小口水,才道:“既然怀疑,怎么不派人跟着啊?”
 
    堂堂辽侯,这么多年经历过了多少的生死,怎么会被一个女子所乱了心神呢?欣赏没女人的美可以,但是要让一个女人影响了自己的判断,就像那刘和一般,怎么会有好下场那?李林看似已经被那刘真迷惑的神魂颠倒,其实心里明白着呢。
 
    “诺!”方方一拱手,轻声说道,随意一摆手,看似是对着空气,其实你是对着这大殿之中,在暗处的护卫营将士,而摆过手之后,四周依旧毫无变化,甚至都没有一死的声响,但是一名护卫营的将士,已经身着夜行衣,远远的跟在了刘真的身后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哼!”而就在另一处,传来了一声冷哼,在看不是别人,正是本来在宴会之上,也已经喝的神志不清的刘和,而则会刘和,现在也是满目的精光,怎么看也不像是刚刚喝醉过的人,宴席已经结束,百官已经哪儿来回哪儿去,但是这刘和,却在一处偏殿之中,端坐其上,下面,则是站着一人,一身黑色的紧身衣,衬托出了玲珑曼妙的躯体,脸上虽然带带着面纱,暗示依旧难以掩饰她那高贵的气质,和隐隐的杀气。
 
    但是刘和则是恼怒的看着下面那人,没好气道:“你难道你是什么身份吗?你不会是心软了吧?”
 
    而听了刘
    “胡扯!”但是那恼怒之下的声音,却是别有一番的滋味,总会让人不禁心中荡漾。
 
    但是刘和对着个声音可是好不感冒,依旧道:“别以为你的手段可以迷惑住李林,那李林不用硬的是根本不行的!我告诉你,没有我的命令,你不允许行动!我要让李林死无葬身之地!”
 
    刘和一说到这里,脸就已经被气的涨红,多少年了,自己都觉得那一张假笑的不能再假的脸,简直就是自己的噩梦,自己命里的煞星,自己总是被他稳稳的压住了一头,就连父亲,就连父亲都让自己莫要与他硬来,不能跟他争抢,但是,那人每每都是犹如施舍一般,给了自己在旁人眼里本来是他的东西,还用那种看似恭敬,其实那是鄙视的态度,叫着自己“兄长!”自己的心,仿佛一只在被他这样一块石头压着,不把这一块石头碾碎,自己的心,何时都要悬在半空中,就害怕有一天,这一块尖锐的石头,将自己的心脏扎破,血流满身…………

欢迎转载搜狗彩票网-搜狗彩票网杀号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搜狗彩票网-搜狗彩票网杀号 » 但是只要是在这里生活的,哪一个不想摆脱这样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