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中兵器为铁鞭在孙坚的四将里程普黄盖韩当和

分享到:
  “好了,你先回去吧!来人,带他下去,并且打赏!”
 
    “多谢将军!在下告退!”
 
    士卒领着来人下去了,华雄其实也想留下来人,然后好好问问他到底这个是什么情况,或者用些非常的手段也不是不可以。但是经过他不断地观察发现,来人绝对是死忠,自己要真动用了其他的方法,估计这人马上就得自杀。而华雄混了这么多年了,这点儿眼力他还是有的。而且他还算佩服这样儿的人,所以就直接放了对方,没有为难。
 
    其实如今最为首要之事就是要确定此信内容的真假,而无论真假,自己都有相应的应对之策才行机甲狂朝。但是如何去分辨其真伪呢,华雄是犯了难了。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主公身边,李儒几乎是从来都不离左右了,而且人家有谋士的人几乎也都是如此。
 
    因为当遇到不解之事,或不明之事,或左右摇摆之时,或举棋不定之时,你最需要的其实就是一个谋士来帮你是出谋划策也好,是决断也罢,就是如此。而华雄他自己却从来没遇到过此种情况,此时的他也是特别希望李儒能在身边,那么一切就都能去请教他了,可惜李儒如今还在雒阳,等去请教他的时候,这边儿的“黄花菜都凉了”。
 
    华雄此时突然眼珠一转,有了主意,其实不一定非要是文优先生才可以。赵岑他不是在汜水关吗,自己问问他也行啊。虽然赵岑武艺上不如自己很多,但是其人却是有些想法的,要不自己主公也不会把这么重要的汜水关交给他来把守了。再说了,他赵岑那可是在文优先生那儿待过的,也许学了文优先生的一点儿本事也不是没可能的啊。
 
    想到此处,华雄来到了汜水关下,对着关上的士卒大喊道:“让我入关!”
 
    士卒一看是华雄,连忙道:“诺!”
 
    于是关门打开,华雄进了汜水关,他要第一时间去找赵岑商议此事。自己没办法的事儿,不代表他也没办法。在这上面,自己是不能和人家比的。
 
    赵岑一看是华雄来了,他也有点儿惊讶,于是问道:“华将军请坐,不知将军来此是有何要事?”
 
    他知道,华雄没什么事儿是不可能进关的。而他此时过来,那肯定就是找自己商量什么来了。
 
    华雄坐下后一笑:“赵守将,雄今遇到一桩怪事,特来请赵守将解惑!”
 
    “还请华将军道来!”
 
    于是华雄就把之前的事儿一五一十地都和赵岑讲了,最后把那封书信也同样交给了他。
 
    赵岑微微皱眉,接过了信后,展开一看,又过了一会儿,他也不想让华雄太多着急,于是便道:“华将军,要岑来看,此事八成是真的!”
 
    华雄一听,他倒是没多怀疑,不过却还是疑问,所以问道:“不知赵守将为何如此认为?”
 
    赵岑淡淡一笑:“华将军也知,诸侯联军也并非是铁板一块啊,所以其中矛盾当然是有的了!”
 
    华雄点点头,就拿盟主之位来说吧,袁绍和袁术同为袁家这一代的翘楚,但是最后却是袁绍袁本初当上了这个盟主,而袁术袁公路却成了个管粮草的,这事儿就以他袁公路的性格,能咽下这口气吗,明显是不能。本来就听说其人和袁本初不对付,那么再经过了此事之后,矛盾只能是更加地激化,却不会和解什么的。
 
    看华雄也明白,赵岑继续说道:“所以,其中有人在背后下黑手也不是不能理解的!”
 
    华雄听后是继续问道:“莫非不是敌军之计?”
 
    赵岑摇摇头,“应该不是,如我军有所防范,甚至将计就计,其实于我军来说并未有何损失,所以此非敌军之计!”
 
    华雄点点头,“那么如今我们要如何去做?”
 
    “我们此时当然是要……”
 
    华雄听着不足地点头,表示认可,他觉得这么做应该就是做好的处理结果。
 
    华雄和赵岑告辞离去,出了关后,他终于明白为何孙坚这几日都是没来出战,原来他这是在迷惑自己啊。让自己以为他害怕了,实则就是准备给自己迎头痛击。俗话说了“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”呢,那么自己这边儿一大意,结果孙坚他就有了可乘之机啊。还好有赵守将的主意,相信孙坚他得逞不了了。
------------
 
第三一二章 孙文台再战华雄
 
    感谢老鼠大怪兽这位书友的支持!谢谢,也感谢大家的支持!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如今是第四日了,而此时的时辰将近寅时,孙坚则悄悄地带着本部人马出发了,可他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居然会被自己人所出卖,尽管这个所谓的“自己人”也不能完完全全就算是自己人,但大家怎么也是同一个阵营的战友不是。
 
    孙坚带着四将点兵立刻就出发了,在众人行进的途中,一人带马来到了孙坚身旁说道:“主公,此去夜袭,还得小心才是,我们也不得不谨慎一些!”
 
    说话之人乃是右北平土垠人,姓程名普字德谋,手中一杆铁脊蛇矛,武艺尚可。更重要的是其人有胆识且有些谋略,可当重任,其已追随孙坚多年,属于他的嫡系,视为心腹。
 
    孙坚则是一笑,“德谋又在多虑了,我看那华雄却不足为虑也!”
 
    程普闻言微微皱眉,但是在这么黑的夜色之下,却也没人能看得出他的异样来。他心说主公啊,主公,您这是老毛病又犯了。至于这个老毛病就是孙坚有时是特别自我,而只要是他自己认定了的东西,基本就改变不了了,所谓“一条道跑到黑”就是如此悠然见田园。程普心说,主公认为华雄有勇无谋,那么他华雄就不会有什么防范,可天下哪有这个道理,主公如此的话,那么己方人马可能真就要陷入危险之中了。
 
    之前最开始自己出谋的时候,自己一样是说到了要防范华雄,可是自己主公根本就没听进去,到了如今自己又提了一下,结果和之前没什么区别。
 
    而此时的程普也知道自己是不能再劝了,凭借自己多年多主公的了解,自己主公这人是你越劝就越不行,只能起反作用,而这么些年都是这样儿的。程普此时是暗自摇头叹息,自己主公这点早晚是必定要误了大事,可惜自己身为属下却无力去让他改变。这时候的程普是多么希望能有个高人,然后让自己主公的性格能稍微改变一下,可惜这明显是不可能了。
 
    孙坚心中是不住地冷笑,他又想起了军中的谣言,笑话,真是可笑,他华雄我孙文台还会怕他不成?如果说此时汜水关中有李文优在的话,那我还能多虑三分,但是就光凭他一个有勇无谋的华雄再加上一个无勇也无谋的赵岑,就能抵挡住自己的夜袭吗?德谋之谋可谓是天衣无缝,他华雄能有所觉察?可笑,难道还真当他是李儒李文优了?看今晚自己是如何把他华雄杀得是片甲不留,溃不成军!
 
    孙坚好像已经看到了自己斩杀华雄一雪前耻的那一幕,真是倍感舒心,如此才是我孙文台嘛,之前只是没有得其时而已。“江东猛虎”岂会惧怕他区区华雄,就让自己胯下花鬃马,手中的古锭刀来让天下人都看到我孙坚孙文台的刚武勇烈吧!
 
    程普虽然不能完全看得清自己主公的面部表情,但是他能感觉出自己主公那种得意,而且是势在必得,如果说有信心是好的,但是过于自信那就该变成自大自负了。
 
    他悄悄带马到了黄盖近前,黄盖零陵人,字公覆,手中兵器为铁鞭。在孙坚的四将里,程普、黄盖、韩当和祖茂,他们的武艺其实都差不了多少,但是黄盖的武艺相比较而言能稍微强点儿。不过要说到谋略那还得是程普程德谋,而黄盖也挺有见识,至于韩当和祖茂两人,那就不行了。所以四人中,程普和黄盖走得最近,而韩当和祖茂两人关系最好,当然四人也都没有什么矛盾,彼此关系其实都不错,只是相比之下还是有远近亲疏的。
 
    所以程普一有事,他最先想到的还是自己多年的好友黄盖黄公覆。他认为自己把想法和黄盖一说,基本上他都能支持。
 
    “公覆,你觉得这次的夜袭如何?”
 
    黄盖也不知道自己这好友怎么问了这么一句,不过却还是说道:“德谋莫不是有所顾虑?”
 
    程普点点头,“公覆不瞒你说,正所谓是‘未料胜,先料败’啊!刚才我与主公又说了一下顾虑,但是主公的为人,你也知……”
 
    程普没再往下说,他知道黄盖都明白,果然黄盖点了点头,“德谋你就直说了吧,需要我如何去做?”
 
    程普暗中点头,自己这好友了解自己,知道自己是求他帮忙来了,所以也不和自己兜圈子。
 
    “此次夜袭,我们是不得不做出防范,而义公和大荣是不可能听我的了,所以只能我与公覆两人……”
 
    程普把他的想法一说,黄盖是毫不犹豫地就点头答应了下来。其实程普为什么单单就只找了黄盖一人说这事儿,这个也并不只是因为他和黄盖是好友这么一个原因。
 
    因为黄盖在程普看来,是个知道变通的人,而韩当和祖茂在这上就差了。或者也可以认为他们两人没有那种战略眼光,他把担忧和黄盖一说,他自己能看到的,黄盖也看到了,所以为了自己主公的安危,黄盖同意了程普的建议。但是韩当和祖茂却不会同意他的建议的,他们自然是都跟着自己的主公走。
 
    此时孙坚已经带人是悄悄地摸到了华雄军的驻地,他以为自己这边儿是神不知鬼不觉,实则却早已进了人家所布置好的陷阱中了,还尚且不知。经过了之前和华雄的一战,如今孙坚的兵力减少了不少。就只剩下他所带领的七千人多马,还有四将每人所属的三千人马,这不到两万人就是孙坚此时的全部家底了狐女仙途最新章节。
 
    而华雄这边呢,之前他受董卓之命,从雒阳带来了两万左右的人马,驻扎在了汜水关下。经过了上次和孙坚一战,他手中还有一万五千多人,所以基本上双方人马数量也差不了太多。
 
    本来以程普的想法,经过了这几日,华雄他们应该是有所松懈了,所以己方此次趁夜劫营,基本上就是事半功倍,能够胜利的。但是至从他从大营出来后,就一直觉得自己好像还有什么地方没有算到,可能要出意外。所以就想再提醒自己主公一下,结果自己主公还是没听,到最后他就只能是去找自己的好友黄盖去了。
 
    希望是自己多虑了吧,程普此时心中想到。孙坚看着对面华雄驻军,他心中火起,对着众人大喊道:“今夜便是我们一雪前耻的时候,杀啊!”
 
    孙坚带兵率先冲了过去,而韩当和祖茂随后也带兵跟上,只有程普和黄盖慢了很多,落在了最后边儿,因为他们有他们的打算。不过此时不管是孙坚也好,还是韩当祖茂也罢,都没人去注意他们两个的队伍。因为他们三人都想起了之前被华雄杀败,落魄而走的时候,此前所受之辱,今夜必将要加倍偿还才行。
 
    杀了几人后,孙坚突然觉得,怎么华雄这儿今夜的人怎么如此之少了呢?等进了大帐才发现,根本就没人啊,要是一个大帐没人能理解,但也不能好几个都没有吧。
 
    孙坚心说不好,这是中计了,于是大喊:“大家快撤,快撤,中计矣!”
 
    说着,孙坚是拨马便退,这时候不跑是不行了,孙坚自然不怕华雄,但是自己就只有这么些人马,没有了那真就什么都没了。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,自己从长沙把他们带来,可要是不把他们都带回去,自己可真就是“无颜见江东父老”了,对不起他们啊!
 
    就在孙坚刚喊完中计矣的时候,华雄就带兵从前方杀了过来,好在孙坚的士卒没有太多深入,要不这一下损失可就大了,华雄大喊着:“休走了孙坚,活捉孙文台!”
 
    而此时后方也已经有敌军上来了,是早就埋伏好了的赵岑的人马,只听对方大喊:“活捉孙坚!活捉孙坚!”
 
    孙坚他们已经知道,根本就不能恋战了。好在程普和黄盖的反应最快,因为他们在最后,所以早就已经和赵岑他们交上手了,而且此时的黄盖大喊:“主公快走,盖和德谋来断后!”
 
    韩当也是对孙坚说道:“主公快走,要不我军就要被华雄和赵岑两方人马所围攻了,到那时再想逃出升天可就不容易了!”
 

欢迎转载搜狗彩票网-搜狗彩票网杀号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搜狗彩票网-搜狗彩票网杀号 » 手中兵器为铁鞭在孙坚的四将里程普黄盖韩当和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