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林和去卑都不清楚,李林身后不少的小弟都纷

分享到:
听了貂蝉的话,刘和怒气已经全部消退,轻轻的亲了一下貂蝉的玉手,满是爱意的说道:“呵呵,这天下哪有一人有爱妃这般的善解人意啊!”
 
    貂蝉表现出来腼腆的样子,柔声道:“王!妾身哪有那么好!”
 
    刘和笑道:“呵呵,爱妃不仅这么的好,这天下女子也就只有爱妃才配得上母仪天下!”
 
    貂蝉一听,好似很是感动,大大的眼睛,深情的看着刘和,默默的说道:“那是因为只有王你才有资格当上皇帝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主公!”就在李林的寝宫之中,前去跟踪刘真的护卫气匆匆的跑了回来,对李林拱手道:“还望主公恕罪!”
 
    李林没有任何怒意,好似早就想到了一般,随口说道:“可是跟丢了?”
 
    护卫拱手道:“属下一路跟踪,但是对于这赵王宫的地形还是不甚了解,没有跟住那个婢女,还望主公责罚!”
 
    李林摆摆手,道:“没事,下去吧,看来这刘和确实在我身边安排了一个高人啊!”
 
    方方一摆手,那护卫立即消失在了黑暗之中,方方回头对李林道:“主公,等着那婢女回来,末将就一举拿下她,逼问出她的来历!看刘和派她来到底是为何!”
 
    李林还是摆摆手,道:“不必,我到了刘和的家里做客,刘和怎么可能不发怵,派了这么一个美丽的婢女来,也是很好了,既养眼,还无害的,有美人陪着我也乐意啊,要是刘和去了我的府上,方方你能放心心来?”
 
    方方诚实的摇摇头,道:“末将不会!”
 
    李林一拍巴掌道:“这就是吧,要是让我给李林派去一个美丽的女子做婢女服侍,老子还舍不得了,有漂亮的服侍自己好不好!干嘛还给别人啊!方方,你说是吧!”
 
    方方咂咂嘴,躬身拱手道:“末将领命!”
 
    李林点点头,摆摆手,道:“好了,下去吧!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!”
 
    方方点点头,道:“诺!”随后也消失在李林眼前,李林则是伸了一个懒腰,又躺在了榻上,辗转反侧,还没了刚才的丝丝困意,李林不禁骂道:“尼玛。这没了美人陪伴,老婆们有不在身边,老子还有些睡不着了!”
 
    第二天,由于李林睡得比较晚,太阳已经升的老高才幽幽转醒,一睁开眼睛,果然,刘真已经跪在那里,等着服侍李林起床,而本来还会一直监视刘真的方方,也已经不盯的那么紧了,在看刘真,依旧是那么美丽,嘴角微微上挑,看似是满面甜蜜的笑容,谁有能想到昨夜,这个美人在刘和面前的样子呢?
 
    看到李林眼睛睁开,看着自己,刘真脸色一红,嘴上说道:“辽侯,若是已经清醒,婢女已经将洗脸水预备好了,若是辽侯想要沐浴,婢女这就吩咐人为辽侯准备!”
 
    李林躺在榻上,扭了几下,伸了一个懒腰,长呼了一口气,道:“呼……呵呵,这个酒啊,真不是一个好东西!昨夜麻烦你了!”
 
    刘真心中一动,赶紧道:“万不敢说麻烦,服侍辽侯,乃是婢女分内之事!也是婢女的荣幸!”
 
    “呵呵呵!”李林一阵轻笑的起了身,刘真已经全部准备妥当,给李林洗脸,洗头,照顾的无微不至,坐在铜镜之前,刘真细致的给李林梳理着头发,李林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面容已经有了沧桑之态,也是不尽感慨,道:“嘿!没想到自己都已经这般年岁了!”
 
    刘真甜美的说道:“辽侯正是虎狼之年,就已经是天下数一数二的英雄,辽侯乃是当时豪杰!”
 
    李林轻笑了几声,打趣的问刘真道:“那……你说,我跟你家大王,谁是第一英雄,谁次之啊?”
 
    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”刘真语塞,这个问题,你问这整个宫殿的人,又有谁敢回答,更被说刘真一个小小的婢女,李林笑了几声道:“呵呵,没事没事,我胡言乱语的,你别放在心上!”
 
    李林接着问道:“你家大王那边,可有派人前来传话?”
 

欢迎转载搜狗彩票网-搜狗彩票网杀号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搜狗彩票网-搜狗彩票网杀号 » 李林和去卑都不清楚,李林身后不少的小弟都纷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